金融業領跑數字化轉型,數字孿生技術如何C位出道?
2021-07-30 by uino 12.6K 智慧金融 CEO專欄

本篇刊登于《中國金融電腦》雜志 ,作者UINO優锘科技CEO陳傲寒
文章原名《數字孿生技術助力企業數字化轉型發展》
全文共6321字,預計閱讀10分鐘

UINO SEE NEW SPACE

100年后,人類回望2020年的疫情,可能會發現它是人類歷史的一個重要節點,是人類進入數字空間的拐點時刻。

2020年,人類歷史上首次在數字空間中的會議多過物理空間,在數字空間中的授課多過物理空間,人類的活動向數字空間中的遷移跨過了平衡點,盡管游戲、娛樂,甚至購物等活動,或許在2020年之前就已如此,但在疫情的助推下,第一次各種嚴肅的工作活動,也正跨過這一關鍵門檻。

國家十四五規劃中的第五篇是“加快數字化發展,建設數字中國“,數字化占據了整整一篇的位置,隨著數字化的普及和深入,數字化轉型已經成為政府、企業和民眾的全體共識,從政府到企業到全民,從上到下正在全力推進數字中國的建設。

紙幣在以我們意想不到的速度消失,ATM在一個個地被拆除,這是在我們眼前正在發生的事實。假如往前稍微看遠一點,我們就會意識到,紙質的合同、證書、標書、圖紙等等,也將一個個消失。即使是依然存在于現實中的物品,我們也要通過數字空間才能觸及它。街上駛過的出租車不再看路邊的行人,打車人也不再四處張望,他們都通過手機進入滴滴和Uber的數字空間尋找對方。

數字空間已經取代物理空間成為人們主要的活動空間!物理的交易大廳里空空蕩蕩,數字的交易大廳里熙熙攘攘?,F實的網點里稀稀落落,數字的空間里交易頻頻。人們在淘寶京東拼多多的數字空間里購物,在美團點評的數字空間里尋食,在貝殼的數字空間里找房,在微信QQ的數字空間里呼朋喚友,在騰訊的數字空間里游戲娛樂。

原有的現實世界的資源形態和行為模式在快速改變,整個社會的運轉方式在快速重組,人類的一切生產、生活行動,甚至各種原來物理世界中的實物,都在加速度地向數字空間遷移。數字世界和現實世界的平衡點已被跨越,天平迅速傾斜,數字化潮水洶涌澎拜,正在淹沒每一個現實世界的角落。

26年前,尼葛洛龐蒂出版《數字化生存》(《Being Digital》)一書,已經宣告了人類向數字空間的遷移。該書在中國也曾經暢銷一時,但之后二十多年,人們更多用“信息化”一詞描述數字化進程?!靶畔⒒A段”,人們把信息化當作在現實活動中提升傳遞信息、處理信息的提升效率和標準化程度的輔助工具來看待的,信息化是物理世界業務流程的映射,數據是人們使用信息系統過程中產生的副產品,沒有信息化系統,現實世界的活動基本也能進行。


26年后,大部分活動已經在數字世界完成,物理空間的一切實物要么自身變成了數字化存在而在現實中消失,要么都正被直接連接到數字世界,可以被數字化感知和數字化控制,數字世界擁有現實世界的一切資源的活的鏡像,而有些資源在現實世界中反而不存在!隨著現實世界數字化程度的快速提高,數字世界走向了對現實世界生產要素和生產過程的全面的精細化、對象化、泛在化、實時化、鏡像化、自動化和智能化,數據已經成為了最有價值的核心資產,數據形態開始更關注讓機器看懂,在信息化系統作為人的工具的同時,很多人開始成為了數字化系統的工具,騎手、司機們的一切行動、各種現實資源的調度,都在被算法安排和調度,被機器監督和考評,大量現實世界的活動離開數字空間已經無從進行。

數字空間有和現實空間完全不同的物理特性,消除和降低了許多現實世界中物理條件帶來的限制和成本,有完全不同的成本結構和行為效應,可以實現許多現實世界中無法實現的分工協作和資源配置方式,而且規模越大,算法越準,資源配置的效率越高,具有天生的壟斷特性,如果完全自然發展,在每一個人類的活動領域,都會形成贏家通吃的局面,每個領域都會有幾個甚至一個龐大的數字空間,其中活動著一些尚有該空間不能提供的獨特能力(特有的知識、技術或業務能力)或獨特資源(稀缺的數據或線下資源)的數字機器。

在未來,每一個B都必須能寫成兩個D,Digital DNA、Digital Driven、Digital Design,一個不能寫成兩個D的B,在數字化世界里的生存都是堪憂的,只有能寫成兩個D的B,才有在新世界里發展壯大的可能。數字化海洋正在加速上漲,每一個還在現實空間島嶼上的企業,都必須要發出數字化生存之問:我們在數字世界中能否生存?如何生存?Being Digital!在徹底數字化的新世界、新空間里,To be,or not to be?數字化轉型,并不只是個轉型的問題,是個生存,還是毀滅的問題!

PART1. 數字化轉型需要數字孿生

毫無疑問,在數字化時代,每個企業都必須追求自己的生存空間,但To be什么?如何To be?是必須嚴肅思考,認真回答的問題,必須基于對數字世界的深刻了解,把握數字世界的客觀規律,找到自身的獨特定位,設計數字化的未來形態和發展路徑,全力投入完成向新形態的轉型,建成自己的數字空間或數字機器。

金融作為價值交換的工具和衍生品,大量業務是附著在現實經濟活動上的,當經濟活動都遷移進入數字空間后,擁有數字空間的企業在政策允許的范圍內,很容易快速建立和發展自己的金融業務,或者有極大的話語權和談判權,產業互聯網巨頭的總部里有幾十家銀行的常駐團隊在爭搶業務。在數字世界里,金融企業如何建立自己的數字空間?或如何擺脫同質化競爭,成為能提供獨特能力或獨特資源的數字機器,取得在各個其它企業和行業數字空間中的獨特競爭優勢?這些無疑都是每個金融企業正在深度思考并積極探索的課題。

《數字化生存》曾經提出一個當時很轟動但大家覺得只是概念的說法:比特將替代現實的原子,成為新世界的建構材料。今天看來,這個說法正在變成現實。

在人類習慣的現實世界物理空間里,一個企業要有經營場所,要有一堆現實的物理材料,一切資源通過人類在現實中的活動被認知,被管理,被配置,而在數字空間里,企業的形態改變了,要不然成為大大小小的數字空間本身,要不然成為在空間中活動的數字機器。云計算等基礎設施,在數字世界里相當于現實世界中的土地和原材料,而且這個土地并不是稀缺資源,現實空間的土地是有限的,數字世界里的土地是無限的。企業在數字世界里要搭建自己的數字空間,或者構建自己的數字機器,云計算等基礎設施只是基本條件,真正的數字化轉型,必須重點關注對于數字空間、數字機器甚至數字生命體的設計、建造和運營。

什么是數字生命體?當一切資源本身被數字化,或者被數字化感知和控制的時候,原來靠人的認知和行為來將割裂的資源和行為整合成經濟活動的企業形態,將轉化為由數字化感知、數據、知識、算法和指令來調度和整合的新形態,數字化技術和人工智能取代人成為了企業的神經系統,甚至大腦,人要么成為被調度的資源,要么成為其中的處理芯片,整個企業成為一個自動化的更實時、更高效的數字機器,一個全聯接、全感知的數字空間,或者可以說,一個一體化、智能化的數字生命體。

我們不能再將IT系統看作一個個獨立的應用系統,必須將它們看成一個數字空間的建筑構件,一個數字機器的零部件,一個數字生命體的有機器官!我們也不能再將信息化看成是一個現實活動的輔助手段,而要將現實活動看成是打造數字企業的手段。

令人欣慰的是,越來越多的金融企業開始意識到這一點,已經和正在采取戰略性的行動,中信銀行的IT4IT項目,明確提出了數字空間的概念,在打造自動化和智能化的IT一站式作戰平臺和IT4IT數字空間。中國銀行全面啟動企業級架構建設,要通過對業務架構、技術架構的重構,實現對業務發展、產品創新、市場變化的敏捷響應,進而推動對治理體系、業務流程、服務模式的全方位重構,完成整體的數字化轉型。

一個復雜的數字空間、數字機器,如何設計?如何建造?如何運營?原來在現實空間和現實機器的設計和運營中被提出和普及的“數字孿生”的理念、技術和工具,正在進入數字世界的新領域,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中的重要一環。

信息化時代向數字化時代演進

PART2. 數字孿生與數字化轉型

數字孿生自從2017年起,連續三年被Gartner列入“未來科技十大趨勢”,幾乎是唯一連續三年上榜的技術趨勢,這和數字化轉型浪潮的需要是密不可分的,過去在現實世界的建設和運營中發揮作用的數字孿生技術,在數字世界的構建中有更加迫切的需求。

現實世界的建筑、機器,早已都使用CAD/BIM/CAM/PLM等數字化系統設計、制造和管理,也已經開始在運維階段為每一個建筑、每一個機器和它們的核心構件創建一對一映射的數字孿生體,使人們可以設計、建造、認知和管理復雜的建筑和現實世界。DNA有了自己的數字模型,醫學院在用數字孿生的人體做輔助教學,甚至現實中的生命體,也在應用數字孿生技術進行高效的設計、認知和運維!

而當我們意識到數字化企業也是一個數字世界里的建筑、機器乃至生命體的時候,我們就知道它比現實中的建筑和機器還要復雜得多,設計、建造和運營數字世界里的建筑空間和龐大機器,也需要有強大的數字化手段,需要數字化的圖紙,需要數字化的BIM和PLM,需要能夠數字化設計、管理和控制數字化企業的數字孿生系統。

數字孿生,是現實世界的鏡像,是現實世界中的各種生產要素如生產資料、資產、人、乃至業務和流程的數字化表達和建模。隨著數字孿生技術的發展和應用領域的拓展,數字孿生已經從針對工業產品的離散孿生,發展到針對復雜系統的復合孿生和針對企業單位的組織孿生。

數字孿生系統讓企業基于動態的組織孿生和系統復合孿生模型,匯聚擁有的運營數據、架構資產信息等多樣化數據,為當前現存的和未來目標的企業架構和技術架構繪制和生成數字化全息地圖,連接實時狀態,讓數字化企業的管理者、設計者和運營者能夠掌握企業當前的數字化全景,規劃未來數字化藍圖,制定數字化轉型路線圖,確保數字化轉型順利進行,保障數字化系統的健康運行,建造和運行自己的數字空間、數字機器和數字生命體。

國資委在《關于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工作的通知》中提到:“加快企業數字化治理模式、手段、方法升級,以企業架構為核心構建現代化IT治理體系?!?企業級架構是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核心,是企業從局部的數字化應用建設,走向全局的數字化重構的關鍵,推動企業完成數字化時代脫胎換骨的變化。數字孿生正是要為數字化企業提供覆蓋全生命周期的企業架構和技術架構的一體化CAD/BIM藍圖,從一張藍圖繪到底,到一張藍圖管到底,將成為數字化轉型的重要使能系統。

數字孿生技術提供數字化轉型藍圖

PART3.
數字孿生在金融業的探索實踐

數字孿生在金融業似乎還是比較新的概念,但其實在數字孿生范疇金融業已經做了不少實踐。在“大數據”概念出現之前,就有了數據倉庫數據分析,在“云計算”概念出現之前,就有了ASP、虛擬化和資源池,同樣,在“數字孿生”概念興起之前,數字孿生范疇里的EA企業架構工具已經有多年的發展歷史,架構視圖、IT運營可視化近幾年也已經巍然成風。

UINO優锘科技自2012年成立以來,就長期與金融業數十家銀行、證券等客戶合作,探索數字孿生技術在金融業的應用。這一探索發端于IT運維側在管理龐大復雜快速變化的IT架構和多元化多樣化的運維數據時的真實需求,在近幾年隨著企業級架構在數字化轉型中重要度的提升,逐步拓展到了架構設計側,開始延伸到更廣闊的業務領域。

早在2013年,UINO就接收到金融業部分客戶“以架構為抓手、以可視化為手段、以運維大數據為基礎”建立IT運維的可視化全景視圖的要求,并從此開始與中國銀行、交通銀行、招商銀行、民生銀行、中信銀行、山東城商聯盟等多家銀行和金融機構的IT部門合作,進行了長期的實踐探索,逐步形成了一系列的應用成果。在探索過程中,我們也開始越來越清晰地認識到,隨著金融企業數字化轉型的推進,肇始于管理現行架構資產和IT設施的架構視圖、可視化管理,必將走向覆蓋全生命周期和全維度架構的數字孿生系統,成為數字化轉型的關鍵助力之一。

在前期探索階段,先發的金融機構已經取得了不少成績,篇幅所限,不能一一細述,讓我們通過一位先行實踐者的發言片段來略窺一二。

在我們長期合作的另一家金融機構,我們也看到數字孿生技術在企業架構設計和管理方面落地產生的實際收益,如下圖總結的,在數字化轉型對企業級架構提出更高要求的時候,數字孿生技術是幫助企業應對挑戰的有力工具。

企業級架構運用數字孿生技術前后對比

從上面的引文和案例可以看到,金融業的一批先行者已經為數字孿生技術在金融業的落地做了大量有益的探索和實踐,并正在取得一系列成果。相信在中國金融業數字化轉型強大動力的推動下,在中國金融機構創新力的引領下,數字孿生的相關技術和應用將快速發展,在金融機構數字化轉型進程中發揮更大的作用。

UINO優锘科技CEO 陳傲寒
數字孿生技術將會成為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加速器

數字化轉型對于每個企業來說都是生死存亡的重大課題, 企業必須全面升級打造自己的數字空間、數字機器和數字生命體。數字孿生技術正快速發展,從設計、建造和運營現實世界中的產品、建筑和系統,延伸到為企業的數字化轉型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全息數字化藍圖,成為設計、建造和運營數字世界的重要工具。

2020国产情侣在线视频播放,2020国产精品香蕉在线观看,2019国产高清在线精品一区不卡_犇影視